6996色堂|六九色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蓝导航找AV导航柠檬导航
秘密入口不良研究所
136福利导航
魔镜号小X福利导航
妙wu指南银色导航
福利百科激萌导航
福利书签宅宅导航小猫猫导航
查看: 255|回复: 0

被玩弄的语文老师日常一天

[复制链接]

14万

主题

14万

帖子

61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12964
发表于 2022-8-9 00:1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文轩是我的儿子,今年上高二,长相随他爸,虎背熊腰,强壮有力,站起来比我高整整一头。我生的冰骨玉肌,娇小玲珑。生下来的儿子却是一头大黑熊,不得不说,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呢。
   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知好色而慕少艾。这也是人之常情。不过拿生母的贴身衣物来做那个,真的是说不过去。但根据这数十年来同青春期孩子打交道的经验。我决定进行软处理,侧敲旁击的来告诉儿子,妈妈已经知道他做的好事了,现在悬崖勒马,还是妈妈的好孩子。拿卫生纸擦干阴部的水痕,我提上内裤站起身来。将这双被污染的丝袜放在洗衣机上。洗衣机就在镜子对面,儿子洗脸刷牙时一定会看到。到时候,他就会明白,我的意思了吧。洗漱完毕后,我回到房间换好正装。白色女士衬衣,蓝色小西装,配上一步裙,肉色丝袜。
    虽然我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,但爱美的天性却让我忍不住穿上这套也许并不怎么端庄的衣服。「文轩,文轩,起床了!」我偷笑着将冰冷的手伸进儿子温暖的被窝,猛然放在他的肚皮上。「嘶……冷冷冷冷哦!」儿子像是煮熟的大虾,瞬间缩成一团。「起床了,准备上学了。」我轻轻吻在儿子额头上。「小懒虫,快起床,妈妈去给你准备早餐。」儿子逐渐睁开朦胧的睡眼,呆呆望着天花板,嘴角边的绒毛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无辜的小兽。天,不知是不是母亲的天性,每次看到儿子迷迷糊糊的样子,我都觉得他很可爱。嗯,虽然他像是一只大熊般威猛粗犷。我在厨房忙碌,却怎么也不见儿子从厕所出来。怎么回事,是拉肚子了吗?我敲敲厕所门:「文轩,你肚子不舒服吗?在厕所里待好久了。」门里传来儿子结结巴巴的声音:「没。没事。我这就好了。」真是的,说了多少次,上厕所一定要注意时间,这孩子就是不听。我踩着高跟鞋回到厨房,盛好早饭。儿子这会阴着脸坐在餐桌边不知道在想什么。「怎么了?大早上就阴着个脸。」我伸手去戳儿子的脸,但这小子却出乎意料的躲开了我的动作。他怎么这么看着我?我有些不解。毕竟被发现偷偷拿妈妈丝袜进行自慰,应该是很羞愧,很尴尬的一件事对吧。可他的眸子里,却全是痛苦,难以置信,失望和怨恨。「文轩,为什么这么看着妈妈?」我有些生气的质问。他身体抖了抖,我看到他的表情竟有一丝扭曲。是我伤到了他的自尊心吗?也许是小动作被人识破恼羞成怒?我不满的想着。这小子。怎么可以将自己的错误怨恨到别人身上呢?他啪嗒一声,狠狠地将筷子拍在桌子上:「你问我干什么,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清楚?」「你这孩子,怎么跟妈妈说话呢?!我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吗?」这可真把我气的不轻,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,竟然冲我甩脸色。「我不吃了!」说罢,儿子跑到门边,背上书包,头也不回的冲出家门。唉……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,我最终还是将满腔的不满化作一声叹息。算了算了,孩子大了,我也管教不得了。毕竟他是个比我高一头,大两圈的大孩子了,难道我还能像小时候那样,把他放在我膝盖上,按着揍屁股不成?草草结束早餐,我拿起餐巾纸擦擦嘴巴。嗯?怎么纸上一片嫣红?我走到镜子前,这才恍然大悟。这是什么时候涂的口红啊。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?真是奇怪。用清水好好的洗干净嘴唇边的红印。我还在思考,一向不爱梳妆打扮的我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涂上口红呢?算了,还是不纠结了。时间不早了,还得赶快到学校看那群小家伙上早自习呢。我挎上手提包,拿起车钥匙,噔噔噔的下楼。尽管法律严禁女司机穿高跟鞋开车,但我觉得,女人就应该穿高跟鞋才对啊。哪怕开车也要穿。以前酷爱穿平底鞋的我真是太傻了。虽然穿高跟鞋会很累。很不舒服。但为了美,这一切都值得啊。「吴老师,早上好!」我笑着同办公室的其他老师打着招呼。
            文科语文组有四位老师,我们每人负责教导两个班。四个老师两男两女,除我以外的另一名女老师是个五十多岁,干瘦高挑的老女人。当然。她也是语文组的组长。她撇了我一眼:「小吴啊,你也是快四十的人了,怎么打扮的这么不知廉耻呢?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?」我心中不喜。什么叫不知廉耻。我这明明是正儿八经的公装呀。另一名男老师咽了口口水:「吴姐。不是我说,你这的确不太合适吧,这裙子是不是太短了,这鞋跟是不是也有些太高了?」我脸色一冷:「我要去看早读了。你们也应该去各自班级看看吧?让教务处的人抓到了,可不太好吧。」什么叫裙子太短,鞋跟太高?我愤愤不平的想到。这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,鸡蛋里挑骨头。再说。我这裙子哪里短,这鞋跟那里高了?教室里传来的朗朗读书声让我不由感到慰藉。还是孩子好,他们天真无邪,懵懂可爱,不像成人,各怀心思,勾心斗角。不知为什么,我一走进教室,读书声戛然而止。他们一个个看着我做什么?我眯起眼睛,摆出一副臭脸:「继续背啊,怎么没声音了?今天要考察默写背诵,写不出来的罚抄十遍原文!」这下,他们老实了。教室里重新响起朗朗读书声。这才对嘛。我沿着教室里的通道,一排一排的检查学生的课本,看他们有没有做好笔记,有没有在认真学习。教室最后一排,有一个单人单桌的学生。他叫秦寿,一个胖乎乎,獐头鼠目,不学无术的家伙。上了两年高中,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名,脑子也不笨但就是不肯用在学习上。秦寿在班上没有朋友,他不仅长的丑,说话办事也让人喜欢不起来,自然就没人愿意和他同桌。我呢,也不喜欢这个不思进取,混吃等死的「坏学生」,也就把他扔在这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里自生自灭。他举手干什么?我皱着眉坐到他旁边:「有什么问题吗?」看着他空白一片的书,我就忍不住想要骂他。天天上课不好好听,连笔记也不会做。这还上什么学?我心头火起,胸口就感觉一阵闷热。热的我头晕眼花,胸闷气短。「老师,您要是不舒服,就把衬衣上面的扣子解开呗?」我狠狠瞪了他一眼:「看你的书,老师的事不用你管!」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解开了衬衣上面的三个扣子,包裹着黑色蕾丝胸罩的挺拔胸脯也露了头。秦寿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胸口,真是让人恶心。「有什么事快说!」看到我的厌恶,秦寿贼兮兮的笑了起来,他将身子靠在我旁边,指着文言文的一段。「老师。这段翻译是什么来着?您再教教我呗。」我拿起笔,嫌弃的瞥了他一眼:「上课的时候干嘛了?」「嘿嘿,您再教教我呗。」我哼了一声,拿起笔一笔一划的在他书上开始做注解。这小子紧紧的贴在我肩膀边,眼珠子却不在书本上,而是居高临下盯着我的胸脯。我知道,他是在偷窥我雪峰间的绚丽风光。谁让我是他的老师呢。「你的脑袋别乱动!」我低声呵斥道。太过分了,我弯腰写字本来就很不舒服,秦寿还用头蹭着我的胸口,一脸享受。「老师,你的奶子闻起来好香啊。」秦寿变本加厉的将脸埋进我的雪峰,他鼻子里呼出的热气让我胸口阵阵发痒。「让你看书!你在干什么?」我加快速度,飞快写完最后一行批注。如果再晚点,我的胸罩就要被这熊孩子彻底拔下来了!秦寿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,他直勾勾的看着我胸口的蓓蕾,手指像是夹香烟一样,捏住了我殷红的乳头。「老师,别慌着走吗,来为我讲一讲这边文章的历史背景嘛。」他不安分的手从我一步裙的裙底探入,拨开我丁字裤。「嗯,别动。」我不安的扭了扭屁股,潜意识告诉我,我应该逃离。但身体却不听使唤,反而是撒娇般的靠近了秦寿的怀里。算了算了,赶紧给他讲完,他就会放我离开吧。我忍着羞意,声若蚊蝇的颂念课文下的背景介绍。时不时的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吟。我竭尽所能的抑制自己发出淫秽不堪的声音,但湿嗒嗒的小穴却在男孩粗大手指的搅拌下愈加泥泞湿润。秦寿将手指从我的下体抽出。他将手指放在眼前,我看见,阳光下,那手指上赫然闪烁着粼粼波光。「老师,你看,你的淫水,多美啊。」我羞红了脸,低下头,又湿又痒的下体仿佛将我绑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。一遍又一遍的残酷拷问,而学生手指上的水光,正是我淫乱无耻的铁证。「别,别说了,饶了老师吧。」我带着哭腔,小声哀求着。秦寿将手指放在自己鼻孔下,陶醉的深呼吸。「多么美味的熟女淫水,老师,你要不要尝尝?」我总感觉,这种事情我不是第一次做。要不实在无法解释,为什么我接下来的动作会如此熟稔。在秦寿的注视下,我慌张的扫视一圈周围,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发生的事情。然后,我跪倒在秦寿的脚下,双手捧住他的指头,毫不犹豫而含进嘴里。「好恶心,竟然吃自己的分泌物。」秦寿厌弃的看着我。「真是一条寡廉鲜耻的臭母狗。」他骂的可真难听,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我想,我可是货真价实的良家妇女啊。
          自从丈夫三年前出车祸离我而去,我就孤身一人吃力的拉扯着儿子,每天起早贪黑的,在家里给儿子做牛做马,在学校里含辛茹苦的教书育人。以前大学时候追我的学弟,年少多金,一直单着,就是在等我。可考虑到儿子的感受,我还是拒绝了他的追求。虽然生活孤单了点,但我也没什么受不了的。我并不是什么饥渴玉女,自打生了孩子,我就渐渐少了夫妻生活的兴趣。哪怕是守寡三年,也没有说在那个夜晚,忍不住抚慰自己。你凭什么骂我,骂的那么难听呢?想着想着,我的脑袋就突如其来一阵剧痛。痛的我两眼上翻,口水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。过了好半天,我才恍恍惚惚的反应过来。但好像时间也没过去多久。不对,不对。我想,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。秦寿把玩着左手中指,他的这根指头上有一枚刻着希伯来文的银戒指。我看着这枚戒指,它散发着妖冶的光,让我看清我自己。对。我是个淫乱无耻的贱女人。我其实每天都想着自慰,但我知道,我不可以这么做。自打看见秦寿的第一眼起,我就被他深深地吸引。他猥琐的五官是那么英俊,他肥胖的身躯是那么的富有魅力。尽管我总是呵斥他,装出一副讨厌他的模样。但我知道,我是他的奴隶,无论身心。我渴望着,他玩弄我成熟丰满的身躯,我幻想着,他粗壮而年轻的腥臭肉棒捅进我浑身上下每一处淫乱无耻的肉洞。我不可以自己发泄自己的欲望,只有在秦寿的玩弄下,我才可以体验女人的快乐。所以,面对这个在我心里至高无上的男人的评价,我应该笑着欣然接受。「对,我,吴玥,就是一条寡廉鲜耻的母狗。」我扯起嘴角,脸颊卷起两个甜美的小梨涡。两行清泪顺着颧骨,划过我干裂的嘴唇。秦寿阴阴的笑了起来。他抚摸着我的头发,像是在抚弄一条驯服的母狗。「吴老师,你这会肯定很难受吧,是不是有一种想晕倒的感觉?」哪有?我明明很健康。突然,一阵天旋地转。我控制不住身体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。「老师?老师!您怎么了?」「老师?你没事吧。」班级里炸开了锅,后排的学生听见我摔倒的声音连忙转过头。他们看见我披头散发的侧躺在地上纷纷发出惊讶的叫喊。班长连忙从座位上跑过来,她扶起我的肩膀,关切问道:「老师,您是不是生病了?」说罢,她狠狠地扭过来:「你们怎么回事,还不快把老师扶起来。」几个学生这才如梦初醒,七手八脚的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。秦寿这时一把搂住我的肩膀,他脸上挂着让人恶心的虚伪笑容:「我看,吴老师身体不舒服,就由我扶着老师去医务室看一看吧,大家继续上自习好了。」我真想推开这个死胖子,他不怀好意的眼神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灰狼盯上的小白兔。班长。不要听他的,救我,救我!「好,你们继续自习吧。」我僵硬的吐出这句话,全身酥软的挂在秦寿身上。班长并未发现我的不妥,她跟着秦寿走到班门口:「喂,你可要好好照顾吴老师啊。」秦寿猛地一搂我的腰肢,在班长看不见的背后,他的胖手狠狠捏住我丰满的臀肉。「班长大人,您放心,我一定好好照顾照顾咱们吴老师。」说罢,他哼着小曲搂着我走向远方。
        「吴老师,吴老师?要不要我给你带份饭?我睁开惺忪睡眼,暖洋洋的春光从窗户投射到我的脸上。我……这是睡着了?我从办公桌上抬起胳膊,茫然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。哦,是小王啊。小王是办公室里最年轻的语文老师,他刚从师范毕业两年,实习的时候就是我带着,所以他不仅仅视我为同事,更多的还是当老师看待。我冲他礼貌的笑了笑:「不用不用,我不饿,你去吃饭吧。」小王关怀的看着我:「吴老师,如果真顶不住,你就回家休息吧,下午的课,晚自习,我替你看着,没事的。」他在说什么?我挥了挥胳膊。「没事啊,干嘛请假呀,我身体好着呢。」小王一脸不信,不过我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。又说了两句注意好身体之类的话,转身带上了办公室大门。嘶,他不说,我还真有点头疼。食指按住太阳穴,我狠狠地挤压两下,这才缓过来劲。身体好难受啊。我扭了扭身体,身上的衣服好像被汗水打湿了。办公室也不算太暖和呀,怎么会出这么多汗呢?我活动活动脖子,低头看着自己高耸的胸脯,皱巴巴的白衬衣敞着怀,最上面的三颗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,黑色的胸罩露在外面,真是羞死人了。坏了,刚才小王肯定也看见了。唉,真丢人。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发现今天还真是怪异。不仅衣服没穿好,身上还出了很多汗,胸口,腋下,股间,都湿漉漉,黏糊糊的,身上不仅有汗味,还有一股海鲜腥味,真是难闻死了。我从椅子上站起身,忽然感觉脚下粘的就像泡在澡泽里一样。天呐,我怎么会出这么多脚汗?我绝望的将脚丫从高跟鞋里抽出来,伸手摸了摸丝袜底部。果不其然,粘粘的液体将袜子都浸湿了。而且,脚丫从鞋里抽出来的一刹那,空气里的异味以几何的速度增加。完了完了,我忍不住想,如果这点被办公室的其他老师知道了,他们会怎么说我。尤其是那个刻薄的老女人,她肯定会背地里跟别人说「你们知道语文组那个吴玥吗?嘿,别看她外表光鲜,其实是个臭脚脏货!」我越想越害怕,连忙把身上的肉色连裤袜从屁股上扒拉下来,卷成一团塞进手提包的夹层里。嗯。下班回家的路上,一定要找机会处理掉。我赤着脚重新穿好高跟鞋,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,鞋里还是黏糊糊的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真是要疯了!好不容易挨过下午两节课,我全程站在讲台上没有走动,生怕别人闻见我身上的味道。下课了,班长还巴巴的凑到我身边,一阵嘘寒问暖。这丫头,真是个贴心的小棉袄,如果文轩也像她一样关心我,就好了。我收拾好东西,准备回家给儿子做饭。匆匆一瞥,却发现角落里有一个小胖子一脸淫邪的直冲我笑。又是这个秦寿,真恶心。自打站在讲台上,我从未因为某个学生因不听话或是学习不好而讨厌这个「人」。但秦寿,这个人,真的让我感到恶心。我搜肠刮肚,却想不明白,他到底是什么时候,怎么得罪我了。才会让我对他如此厌恶。我告诉自己,不能因为自己毫无理由的感情来对待一个无辜的孩子。我冲他笑了笑,打了个招呼,踩着高跟鞋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    [完]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6996色堂|六九色堂

GMT+8, 2022-10-3 14:07 , Processed in 0.086494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Redis On.

Powered by 6996Tang

Copyright © 6996Tang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